“李佳琦們”值多少錢?上市公司:還在談;市場:先來8個漲停板!

2020-04-06 21:39:35  阅读 176192 次 评论 0 条

一起被交易所拷問“是否為忽悠式重組”的閃電購,正顯露出更多匪夷所思的細節。

自1月22日三五互聯披露擬收購MCN(內容創作機構)公司上海婉股權之後,公司股價直接翻倍。2月12日,三五互聯披露了重組預案,股價又是停板。

引人關注的是,這是A股公号Ŧ個收購MCN公司案例。在過去一年多時間裏,以李佳琦、薇婭為代表的電商主迅速席卷互聯網,MCN這個拗口而洋派的概念開始為人所知。

但對Ҁ個風口上的㮮事物,很多問題依然需要回答:大紅大紫的MCN公司究竟能賺多少錢?在A股稱重器上,MCN公司如何估值?這種商業模式的優劣有哪些?有無持續的盈利能力?

從這些角度審視,三五互聯的重組預案極具標尺意義,該方案在一定程度上回答了上述問題,但也留下了許多思考空間。

在剖析方案之前,一個前置性的拷問是:由實控人龔少暉一手促成,董事長、總經理丁建生一人拍板的方案,決策流程是否合規?是否符合廣大中小股東的利益?另一問是:龔少暉所持股份幾乎全部被質押,將在一周後(2月20日)全解禁,這與匆忙啟動重組方案是否有關?

留足空間:發行價為市價的一半

根據重組預案,三五互聯擬以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的方式購買上海婉銳100%股權,其中以股份支付的比例初步確定為55.56%,擬以現金支付的比例初步確定為44.44%。交易完成後,上海婉銳將成為三五互聯的全資子公Ū

上海婉銳放在A股證券化估值幾許?在重組預案中,公司尚未給出答案,將在評估完成後再協商確定。

不過,隨著近期股價凶猛上,交易雙各方卻早把發行股份的價格確定了下來,而且是選擇了最低的參考價格。

在此次交易中,交易各方將發行價格定為7.24元/股,不低於定價基準日前120個交易日公司股票交易均價的90%。

這裏的邏ɢ也不難理解:發行價越高,對標的資產股東方越不利,因為同樣的對價拿到的股份越少。本案例中,發行僻؁了可選的最低價,假設方案目前已實施,則標的資產股東對應獲得的三五互聯股價有約一倍的浮盈!

本次方案的業績承諾也是選擇性的,僅由一部分交易對象承擔,即上海婉銳實際控製人薑韜及其控股的星夢工廠承擔,萍鄉網信、廣州信德、北¶微夢、協贏夥伴、廣遠眾合均不承擔業績承諾。

星夢工廠、薑韜承諾,上海婉銳在業績承諾期(2020年至2022年)內經審計的歸屬母公司股東淨利潤累計不少於2億元;上海婉銳累計經營活動現金流量淨額不低於累計承諾淨利潤的60%;截至2019年12月31日,上海婉銳經審計的歸屬母公司股東的所有者權益不低於人民幣1億元。

第三條很有意思,在重組預案中,上海婉銳截至2019年末的所有者權益(未經審計)已經披露為1.236億元,可上市公号ł是要求星夢工廠、薑韜給出承諾。是三五互聯不相信上海婉銳未經審計的財務數據?

婉銳是互聯網營銷公司 還是MCN機構?

在重組預案中,上海婉被描述為“專注於打造泛生活內容為載體的網紅IP生態平台,為客戶提供內宻؛商、品牌整合營銷、內容廣告等互聯網營銷服務,是一家較為優質的互聯網營銷企業。”

這是一段模棱兩可的描述。雖然從產業關係來看,網紅IP打造是互聯網營銷的一部分,可對A股投資者來說,互聯網營銷可不是什麼㡌材。從2014年開始,太多企業涉足過互聯網營銷,如今成功的寥寥無幾,不少公司計提了大量商譽減值。

“網紅IP”“MCN”的魅力四射,來自於直播網紅李佳琦、薇婭驚人的帶貨能力;真正讓A股投資者認知並為之振奮的,其實是星期六直上雲霄的股價。

重組預案用大量篇幅對上海婉銳的網紅IP孵化模式、網紅及行業資源整合優勢等與“MCN”盷ŗ的內宻؀行描述,可這些業務在其營收中的占比有多少?公司沒有披露;整合營銷這樣傳統的營銷業務,占營收的比例是多少?公司也還未披露。

為何要強調區分“MCN”和傳統互聯網營銷的不同?答案很簡單,這兩種商業模式在A股的估值差異巨大。

見多了互聯網營銷業務,收購一家公司在二級市場上根本激不起水花,宣亞國際2019年8月曾宣布收購一家互聯網營銷公司,二級市場隻給了一個停,股價接著就跌回去了。

三五互聯說要收購個MCN公司,即便沒有方案,即便標的資產也不算出名,市場先給出8個停板的“見禮”。

這就是題材的估值差異。

這種差異無可厚非,可如果非要“厚此薄彼”,將一個互聯網營銷公司,“包裝”成MCN公司,那就不符合信息披露的要求。

“5億+”粉絲怎麼證券化?有前車之鑒

如果說,上海婉銳的網紅IP孵化模式等業務確實占了大頭,是名副其實的MCN機構,那應該如何估值呢?

對於公司核心競爭力,上海婉銳是這樣描述的,旗下“網星夢工廠”獲得 2019 年雙十一站外機構賣貨榜第一名;現有三大類別700餘高質量內容IP,共計約5億+粉絲;是電子商務平台、主社交媒體平台的MCN機構或重要內容供應方。

最核心,最吸引眼球的是“700餘內容IP”“約5億+粉絲”。現階段的一級市場,對單一網紅的估值,也大多將粉絲敷Ň作為重要估值指標。

上海婉銳臨的問題與之類似,“700餘內容IP”“約5億+粉絲”去重後,有多少粉絲?而且上海婉銳的去重更加㛣,其在多個平台上開設賬號,可能出現一個用戶在不同平台上觀看的情況,而平㖓數據並不互通,對照比較幾無可能。

如果不能實現去重,那應該對MCN機構如何估值?按照互聯網營銷業務來估Һ?還是參考演藝圈藝人的模式?

還有一個關鍵問題,在頭部網紅吸引頂級流量的當下,上海婉銳如何塑造自己的護城河?

公司稱,旗下大部分為ヨ網紅,具有一定的可替代性。換個角度理解,既然自己可以替代,是否自家網紅也會被別家替代?

實控人所持股份下周解禁